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是母校(香港浸信會神學院)院訓中一句說話。這句說話來自保羅給提摩太(及所有使徒教會)的遺訓(參提後二15)。二千年來,普世教會一直堅持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這原則。然而,何謂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?當我們進入聖經研究的領域時,不難發現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真的是各家有各法。同一段經文,歷世歷代的解經家,作出過數以千萬個詮釋方向。不同的詮釋方向會得出不同的解釋,到底哪一個解釋才稱得上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?

 

神學地(theologically)說,作為墮落了的受造物,本質上人是無法完全明白上帝的心意。一來,人的有限性,根本不能徹底明白創造主的心意;二來,墮落了的人性,扭曲了人與創造主的關係,以致我們對創造主的理解必然有偏差。因此,我們極其量是盡最大努力,去貼近上帝的心意,並有賴聖靈的引導,謙卑地懷著服侍的心去解釋聖經。

 

在《基督徒的神學思考》(How to Thinking Theologically)中,作者舉出「深印神學」(embedded theology)與「深思熟慮神學」(deliberative theology)。前者,屬於一些植根在內心的信仰理念,這些理念影響著我們的起居飲食,成為了我們信仰實踐的資源;後者,是把「深印神學」作出反思,而更新的信仰理念。「深思熟慮神學」既能豐富我們的「深印神學」,亦有可能徹底扭轉我們對信仰的理解——這過程可以稱之為回轉。從「深印神學」去到「深思熟慮神學」,再把「深思熟慮神學」的成果,取代(更新)舊的「深印神學」,讓新的信仰理解成為新的「深印神學」。從這過程可見,人為了真理,不斷開放自己,容讓聖靈給予的啟示,揚棄舊有的信念。這尋真的態度,是一種懷著謙卑服侍的心去思考信仰。

 

聖經詮釋也可以借用上述的神學思考方法。人對聖經的第一印象,離不開聖經金句。有一段時間,人會樂意接受聖經金句的提醒,在生活中經驗金句帶來的影響力。不過聖經金句往往未能幫助人對聖經啟示有全面的理解。因此,人必須進入聽道的歷程。聽道後的信仰反思,成為了人的「深印神學」。可是,講道者難免會受到時限、歷史處境,甚至自身經歷的影響,所以聽道的人不能單單靠聽道去明白聖經,而要進入查經與研經的歷程。通過審慎的聖經閱讀,我們對聖經的理解會被更新過來,甚至取代了舊有的概念,成為新的「深印神學」。

 

「按正意分解主的道」沒有一個絕對的方法。我們所能做的,就是謙卑地懷著服侍的心去閱讀、聆聽、思考與實踐聖經。願主的道常常更新我們與教會。